冷子健 :

        動畫和一般電影不一樣的地方是,動畫沒有限制,只有面對時間和想像永無止境的挑戰。《憶世界大冒險》是我試著描繪夢想所踏出的第一步,整部電影的創作過程幾經波則,但是我們卻很幸運地不斷得獎,而不斷地得獎,就是不斷的肯定,這些肯定也是促使我們把它完成的動力,好玩的是經過了五年,它的新鮮度依然沒有下降,我覺得是因為故事的原創是有趣的,從一開始關於「交換回憶」的簡單想法,到現在討論的失憶、仇恨、親情、友情、勇氣、冒險等更多主題的延伸,巨獸代表的是其實就是情緒,而情緒又受到回憶的影響,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害怕心中的巨獸,要勇敢的面對牠,在一個二元對立的世界,其實也是可以找到平衡點的,或許,好壞其實沒有對錯;或許,跟巨獸的相處是可以很融洽,或許,就是要經歷過苦難折磨才會成長,而故事結束的時候每個人都會有改變,一切在於當下的決定,因為人生就像是一個旅行一樣,而勇敢地去旅行,就是冒險。

 期許大家用心來感受這個故事,而不是看光看畫面有多炫,因為我覺得好萊塢的片子已經太多了,他們有個既定規則,什麼時候要妳笑什麼時候要妳哭都已經設定好,已經有點太僵化了,而《憶世界大冒險》卻是一個和每個人都有關的故事,每個人都可已有自己不同的詮釋,和發想,希望不管是大朋友或是小朋友都喜歡這個故事,因為,答案往往就在問題裡面,而我只是想要幫大家提出一個問題:

你心目中是否隱藏著一頭巨獸?

一旦釋放了牠,必須全力反擊

       一觸即發;結果如何,決定在你


 

高嘉淇 :

        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想說的故事,而每一個動畫師心中都有想作一部動畫電影的渴望;公司創立當時,我們只是一群幫別人把故事畫出來的動畫師,隨著《憶世界大冒險》的完成,「幻想曲」已經成為一家有能力說自己故事,完成自己夢想的公司。或許,這只是台灣動畫產業角落裡一個故事,但是故事裡,其實還有許多故事;這是一個跟回憶、勇氣、冒險有關的故事,最早的想法就是幾個編劇一起發想:「如果每個人心裡都有一頭巨獸?」,但是當我的阿嬤有一天問我:「阿孫ㄟ,阿嬤的記憶到底到哪裡去了?我那ㄟ都記不起來了...」,一個不可思議的「憶世界」開始逐漸成形,我想要到「憶世界」裡幫阿嬤找回她的記憶,我想要用我擅長的3D動畫來詮釋人與人之間那一份最濃郁最深刻的情感;於是我們對「用動畫說故事」這件事有了更多的堅持、想像與勇氣。

    《憶世界大冒險》將是台灣第一部原創自製3D動畫電影長片,我們並不以「勇敢作自己,努力拿第一」而滿足,我們心中想的是:這是第一部,但絕不會是最後一部,因為我們都希望有一天,我們的小孩看的不再只是好萊塢、日本甚或中國大陸的動畫卡通,他們將可以選擇全世界,任何一個他們可以自由自在地歡笑、冒險與挑戰的世界,而在這個動畫與想像的世界裡,我們希望可以繼續畫下去,繼續動起來

      製作這個故事歷經了一千八百多個日與夜,夢想的巨獸也一直在我們的心中翻來覆去,不斷的變身;這其中有疑惑、有爭辯、有欣喜、有成長,同時我也歷經了創業、結婚、成為人母,我常常比喻製作一部動畫比生一個孩子還辛苦,但是當在試片間裡得到觀眾的笑聲與掌聲時,我欣喜的是:夢想的巨獸終於沒有變成怪物,而是一個可愛的小baby;雖然不敢期待票房像海角七號或玩具總動員一樣有「超乎想像」的表現,但我們還是希望大家可以喜歡這個小baby,也希望各位媒體、各位觀眾,各位叔叔伯伯阿姨姊姊大朋友小朋友,多給這部電影一些回應,一些關愛和鼓勵,和我們一起進入「憶世界」,為台灣的動畫電影開始「大冒險」吧!

 

憶狗(Egor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2) 人氣()